华体会体育官方网站

刑事辩护律师在庭审中的辩护意见是否有用

发布时间:2019-11-22 12:00:00

 很多朋友喜欢问我以下几个问题:听法官和检察官的话,刑事律师不能发挥作用,在法庭上说太多也没用。你怎么认为?一开始,当我有耐心的时候,我会谈论刑事律师的角色。以后,我会直接对他们说,你可以请你的法官和检察官朋友,看看他们在法庭上认为专业的刑事律师是否合理?后来,一些朋友碰到我说:“很奇怪。法官和检察官说,许多刑事律师还是合情合理的。

很多朋友喜欢问我以下几个问题:听法官和检察官的话,刑事律师不能发挥作用,在法庭上说太多也没用。你怎么认为?一开始,当我有耐心的时候,我会谈论刑事律师的角色。以后,我会直接对他们说,你可以请你的法官和检察官朋友,看看他们在法庭上认为专业的刑事律师是否合理?后来,一些朋友碰到我说:“很奇怪。法官和检察官说,许多刑事律师还是合情合理的。

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它是合理的,但不一定有用?

我认为至少有两个逻辑关系需要澄清。首先,律师怎么说?第二,为什么不起作用?

首先,律师怎么说?律师辩护时如何说,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话题,涉及到是否以及如何有效辩护。这不是本文能解决的问题。

陈兴良教授曾经提到,律师辩护存在两个问题:辩护不足和辩护过度。简而言之,前者是指律师行使辩护权时,应当说的话不说,或者应当说的话不说到位,辩护权得不到充分行使,被告人可能仍有无罪甚至轻罪的可能。后者是指律师在辩护过程中发言过多,所表达的观点可能违反《基本法》及相关事实。我认为陈星亮教授提到了这两个主要问题,总结了律师辩护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我不止一次在法庭上见过这种类型的辩护律师。我认为他们所说的是正确的胡说八道:一是被告人认罪态度好;二是被告人是初犯;三是有老被告人和小被告人;总之,我要求法院从轻从轻处罚被告人。不可否认,这些律师是使检察官和法官认为律师无用的***因素。律师本身竞争力不强,专业水平不够硬,不敢在法庭上发言或不能在法庭上发言,这直接导致对对手甚至法官的蔑视。显然,这不能称之为“讲道理”,更不能称之为“讲有用”。

同样,有些律师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为无罪辩护,从不考虑事实和证据,不考虑辩护的后果,甚至在被告当庭认罪时,但辩护人却为无罪辩护。虽然有些律师对这种辩护很推崇,但他们认为法律赋予辩护人独立辩护的权利,但我总觉得这种场面很搞笑,而且这种辩护方式也不是很好的辩护方式。

当然,缺少律师还有其他原因。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贵州省遵义市司法局要求当地律师举报大案要案,遭到**律师的批评。之后,遵义市司法局不得不收回。律师等需要向法律协会申请无罪的问题,仍然存在于**许多地区。律师显然不可能完全戴着镣铐跳舞。在这种情况下,奢望“律师有理由”。

因此,律师首先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专业细致地进行辩护,让法官觉得律师是合理的。我认为这是问题的核心。如果律师自己在辩护过程中说话乱七八糟,那么法官认为律师说话不合理,怎么可能有用呢?

第二个问题,如果律师有观点的话,是否有点用处?律师不是来讲课的,不是来做理论的。很明显,当事人不是来听我解释的。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让律师在为被告的清白或轻罪结果而战中发挥作用。

当然,我们知道法官有自由裁量权。在这种合理的情况下,律师是合理的,但根据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法官不优先考虑被告。例如,律师请求被告自首,并要求法官减轻处罚。***,法官确实判决他自首,但没有减轻处罚,只是从轻处罚。这样的结果在律师看来是正当的,但并没有取得有益的效果,这在逻辑和法律上并不矛盾。

但是,如果涉及法官非自由裁量权的案件是由律师辩护的根据法律,必须按照律师的原则来判断,那么我认为这个“合理”和“有用”需要用同样的标志来标明。典型的情况是当事人涉嫌无罪。如果律师关于无罪辩护的观点是真的,那么法官显然不能作出有罪的判决。这是一种非黑白逻辑关系。根据法律关系,法官显然没有逃脱的余地。但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法官是否认为“合理的”必须变成“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