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体会体育官方网站

【武汉辩护律师】武汉市房屋受贿案刑事辩护律师

发布时间:2020-07-09 12:08:30

 近年来,我办理了多起涉嫌受贿的官员案件。在这些案件中,我被指控的具体犯罪事实与低价购房有关。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涉及十几所房屋。我个人将这些案件称为“涉及房屋的贿赂案件”。

近年来,我办理了多起涉嫌受贿的官员案件。在这些案件中,我被指控的具体犯罪事实与低价购房有关。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涉及十几所房屋。我个人将这些案件称为“涉及房屋的贿赂案件”。

涉及房屋类型的贿赂案件非常普遍。我认为这与立法有关。根据2007年《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贿赂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委托人谋取利益,以明显低于按市价计算,他将受到贿赂的处罚。以前,低价买房不算犯罪,但现在立法了,再加上反腐的高压态势,这样的案件出现了井喷。还有很多官员的固有观念,就是不允许直接索取或无偿接受财产。这是违法犯罪。但是,有合同并支付对价的,不可能构成犯罪。开发商只是看看自己的脸,给他们一定的折扣。更让他们不解的是,他们在2007年之前买了一套房子,但没有人说这是犯罪。你为什么说你以前买的房子。

在我接触过的涉房受贿案件中,司法机关在房价差价几乎相同后,对涉案房屋进行价格鉴定,然后机械地将鉴定价格与实际购房价格进行比较。只要获得差价,就将差价作为行贿数额转移起诉。如此粗暴的做法给防御留下了一些空间。

请允许我向您介绍几起与住房有关的具体贿赂案件的辩护和法院判决:

1、 住房集资致受贿案件。几年前,我在合肥以下的一个县办了一起涉及当地房管局局长的受贿案。当地一个开发商在搞项目的时候,由于缺乏资金实力,就在某个圈子里集资。根据协议,房屋竣工后,筹款人享受内部优惠价格,其余对外出售的房屋则以较高的市场价格出售。司法机关表示,该局长没有提前参与募捐,而是享受了募捐者的优惠价格,因此他以受贿罪指控差价,行贿者是开发商。我在这里找到了一个关键细节。被告事先没有参加募捐,但原募捐户之一也是被告的朋友。他要求开发商提供两个地方来参与筹款。事后,他将其中一个名额分配给被告,被告签订了集资和房屋建设补充协议,并支付了集资款。在我的辩护中,我认为筹款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协议。虽然集资款支付时间较晚,但所有集资建设者均已认可其有效性,应享受集资建设者的优先购买资格。而且,集资户的资格是由他人转让的,事后开发商没有直接要求另一配额的同时,开发商也没有具体理由要求被告。

2、 因房屋交易未完成而引发的受贿案件。上述被告还被控受贿。另一个事实是在当地买一家商店。司法机关认定其已取得店铺并实际使用,但付款不足额,故终付款视为受贿。对于这一指控,我首先对当时涉及的当地商铺进行了初步调查,发现了一些特点:开发商所售商铺均未办理产权;未与购房者签订销售合同;购房者一般分期付款,每次付款的时间有些随意因为没有协议。通过与其他买家的分析比较,笔者发现被告购买涉案店铺的行为与普通人并无区别。而且,虽然商铺已经交付使用,但没有证据表明被告不再支付余款,被告与开发商之间的交易尚未完成,因此暂不能认定为受贿。法院也认可了辩护人的意见。法院认为,被告人购买两套前置房,虽已支付租金,行使了占有权和收益权,但未与开发商签订购房合同,价格未定,也未办理房产证。被告先后两次付款,但开发商没有拒绝。而且,被告多次向开发商表示,房屋款需要终结清。这些事实表明交易还没有结束。由于交易尚未结束,价格也未确定,因此无法确定明显低于市场价格。

3、 因购买缺陷房屋而引发的贿赂案件。去年,我在青岛中院代理了一名涉嫌受贿的地方官员。其中一项受贿指控是,他买了一套独到户型的房子,上面还有一个水箱。后来,司法机关通过价格鉴定,认定差价为受贿。在庭审中,我尽量将同一户型的房屋与无法比较的房屋进行比较,房屋本身存在缺陷,水箱的噪音会干扰正常生活,我委托了一家专门机构对噪音进行鉴定,而我的结论是噪音严重超标,所以涉案房屋应该是特价房,应该低价出售。此外,开发商有文件证明员工和亲属可以享受其内部价格,被告和开发商确实有点疏远关系。购买的房价与内部价格完全相同。综合这些原因,不应将其视为贿赂。遗憾的是,这一抗辩一审没有通过,目前正在二审上诉中。近期,省高院将安排审判。

4、 以市场上优惠价格房屋引发的受贿案件为参考。被告人是青岛市官员,被控以低于市场价差的价格购买一套别墅。经审查调查,发现该小区同一套公寓的价格略高于同期出售时被告的价格,但远低于司法机关使用的鉴定价格。在我们的辩护中,我们认为价差应该是通过比较实际交易时的当地市场价格得到的。本次比较是将涉案房屋与小区其他同时期、同类型房屋的价格进行比较,而不是事后对同一标的物进行价格认定。如果能在交易时发现当地市场价格,不加鉴别,就可以断定是否存在房屋差价的问题。法院也接受了这一抗辩,认为市场价格,包括商品经营者对未指定人预先设定的优惠价,应作为市场价格,并据此计算房屋差价的存在。因此,受贿数额大大减少。本案对于客观公正地处理类似房价差异构成受贿罪的指控具有重要意义。

在司法实践中,如何判断房屋之间的价差明显低于市场价格?考虑的标准是什么?这也是一个问题。是不是明显低于市场价100万元的房子的市场价,即八折和80万元?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可以参照人民法院《合同法》司法解释(二)关于“明显不合理低价”的规定:由人民法院根据当地交易总经理的判决,参照当时交易地的价格部门,结合其他相关因素。如果转让价格达不到交易时交易地指导价或市场价的70%,一般可以认为是明显不合理的低价。从合同法的角度看,有明显不合理的低价合同可以申请撤销。我认为,目前可以作为一个标准来判断它是否明显低于市场价格。